暗渡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太想得到这个人纯粹、温暖的爱意, 憧憬得过了头,便像个无知的孩童,望着世界上唯一一只愿意停留在自己掌心的鸟雀, 忍不住用炽热的掌心去捂它。

  因为太爱,所以时刻恐慌, 怕它总有一天会飞走。

  于是收拢手指,握得过紧,把这可爱却脆弱的鸟生生给捂死了。孩子惶然地看着口中流出鲜血的小鸟,心知哪怕付出再多忏悔与懊恼, 也无法补救,于是,他绝望地哭了。

  挣扎着的路星河被突然滴落的眼泪烫得一颤,动作顿了顿,犹豫地伸出手去摸对方湿濡的眼角。

  挣扎中的鸟雀尽管痛苦,却未必就后悔曾被这个人柔软的掌心所吸引。

  林有匪一手握住他冰冷的指尖, 另一只手一下又一下地轻拍着他的背,嘴唇贴着他的额角问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现在醒过来了吗?”

  路星河把脸埋在他的肩窝里, 哑着嗓子说“去开灯。”

  可夜灯分明亮着,林有匪迟疑着不肯松开环住他的手。

  路星河伸手推他, “去开啊!”嗓音尖利, 带着声嘶力竭的哑。

  他的崩溃让林有匪轻而易举就投了降。

  “好、好, 我去开灯, 你不要激动!”

  被放开的路星河充耳不闻,甩开他的手又贴到墙角去了,压低声音像个不断自言自语的精神病病人“你知道吗有匪,你一定要记得把书房上锁,最好把钥匙也带走!还有电脑!对!密码要设置得复杂一些!或者你把电脑也搬走吧!”

  林有匪一步三回头地走到走廊处去开灯, 感应灯的开关十分敏感,指尖轻触廊灯便“唰”地大亮,可再回头墙角却已空无一人。

  林有匪罕见地神色紧张起来,目光在不大的房间里四处巡梭,最后在窗边看到了靠着窗台的路星河。

  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因对方离窗口实在太近而变得铁青,冲过去的步子很大,动作却很轻,生怕惊着对方,连哄劝的声音也尽量控制得十分柔软,尾音发颤地像在哄一只顽固攀高的猫“星河,过来,那里很危险。”

  窗户是向外打开的,楼层足有五六层高,墙外光裸连个落脚点都没有,看守他们的人笃定没有人会往下跳,因此窗外并没有装防护栏,靠着窗沿的路星河随时有可能从大开的窗户里坠下去。

  林有匪的心也被悬在了那扇全开的窗户前,无形中,一把刀刃锋利的剪刀紧紧地挨着拴住心脏的那根线,靠着窗台的路星河只要微微动一动手指,就能把那颗心摔个粉碎。

  心脏僵硬地发出“咚咚”的跳跃声,林有匪急得嗓子都冒烟。

  可路星河却对他的焦急一无所知。他侧过脸,目光溃散地朝着窗外笑,一双瞳仁里印出室内明亮的光线,却有种说不上的晦暗,“你说什么?”

  想象中的林有匪全身沐光地站在窗外,他悬在半空中,同样明朗地冲他笑,微微转过来的脸上神色温柔,绯色的唇角好看地勾着,露出一线莹白的皓齿“我说,你怎么不跟着来?”

  “去哪儿?”

  “跟我回家啊。”

  路星河迟疑地摇头“我不去。”

  窗外人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了,转而换作一片冷冻的不耐烦“哦,是么,那你就呆在这儿吧。”

  他的善变让路星河手足无措,忙问“那你什么时候再来接我?”

  对方没有说话,转身就走。

  路星河想去追,却被人喊住了。

  那人嗓音凄厉“星河!”

  有人在背后喊他,路星河转过头,却不见人影。

  “谁叫我?”他恨这该死的幻听。

  “别去窗边,过来。”虚空中,有个微弱的声音对他说。

  “哪儿有窗啊?”

  “就待在原地!别动!别往后!”

  “可是——”路星河焦急地转过头看林有匪的背影。对方走得太快了,再不追的话很可能会来不及。

  “星河,别去,听话,快回来!求你了!”

  路星河捂着耳朵摇头,对那个喋喋不休的幻影说“吵死了!你给我闭嘴!”

  房间里的这个林有匪快给他跪下了。

  “宝宝,你别这样!”

  “你闭嘴呀!”路星河尖叫。

  “好、好!我不说话!”

  林有匪的额上覆满了冷汗,连背上都湿,他一寸一寸地向前挪近,生怕任何细小的动作都会大大地刺激到眼前神志不清的路星河,一面接近一面哄“我不说话,但你也别往后好不好,你往前走一步,就走一步!”

  路星河一面摇头,一面焦急地转头望窗外,不由自主地又向后挪了一点。

  他隐约知道眼前这个看不清楚脸的声音,似乎也是为了他好,可他就快要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暗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林亦可和顾景霆只为原作者弄简小号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弄简小号并收藏暗渡最新章节